十点半回宿舍时一口气就上到了六楼,门牌上的619那三个数字冷漠地对着我笑,似乎还在打量我的突然造访……我无奈地摇了摇头,返身下楼——我的宿舍在四楼。
   我知道自己有点“心事重重”。
    现在我已经对着电脑发了两个小时呆了,大脑满满的都是呼之欲出的愧疚,我没事可干,就加餐,喝可乐,食物使我简单,潦草,并无法言说……但继续下去也许还只是发呆,或者是毫无意义的写了删,删了写……郁积在胸中的感觉没有一点勇气坦坦荡荡地走出来……我不会矫饰,不会揶揄,也不想做一个充满希望的讲述者,给每个故事都添加一个美好的结局或者动人的情节,我只是在想,怎么样的陈述才不至于伤害到善良的人们。
    我在深夜里发出过求救,朋友说:“随你自己的心……真实的事情总会有遗憾……”
    自己的心?我连自己都不了解,我想还是平淡地做一个陈述,艰难的——陈述吧。

今天爱人生日,十二点快半了我才发信息祝他生日快乐,因为我一直在想该怎样把这两天记录下来,或者轻描淡写,或者避重就轻,但无论如何得给自己留下一个可供审视的机会。
   很多朋友都辗转知道了我们这两天的行踪,也有朋友很期待我的讲述,我知道。但是,也许我会使大家失望,因为,你们看到的将不是快乐,或者说是不纯粹的快乐,又或者说只能算是一种幸运,因为,我们只是遇到了一对很好的夫妻,很纯朴很善良很热情很恩爱的一对。
   见到他们(下文我将以C称呼先生,以Q称呼他爱人)是在天津的一家饭店,得知我们喜辛辣,他们很费心地请我们吃火锅。
    看见他们招手,我们面对面地坐下去,开始谈天气,谈天津与北京的气候差异,后来男人们的话题又转到两岸关系上,我和Q则比较沉默。
    我不敢看C,我觉得我会泄露自己的表情或意愿,一时间我像是从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,很清晰的下坠感使我思想清晰。
    不隐瞒地说,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做朋友,而不适合做性游戏。
    果然,吃完饭一起去唱歌时大家都轻松得忘记了自己其实是要做什么的。丈夫很开心,喝着啤酒,唱着记忆里的老歌,像是回到了恋爱的季节,他一手拿麦克,一手指着我,嘴里唱着“最爱是你……”迷离的眼神让我感动。他们很亲昵地对唱,也很开心。我们都这样坦然地打发着时间,昏暗的灯光产生不出一点点感觉,唱在嘴里的情歌也只是一种美妙的音符……大家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或不该做什么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